Ø

可以叫我泥泥💝这里囤图唠嗑
头像是四十画的!

好了,yarisar相关设定我以后可能都在这里发了!刚刚刷屏抱歉,自己设定的世界观还有好多不足,我还要改的地方还有好多。还有很多可以提升的空间🙏接下来也要继续努力

-IRØNY-:

屋里的暖光✨
第二张是草稿和oc小饼干的颜色搭配,打算画蜂蜜奶油和蜂蜜黄油饼干,我很喜欢这种甜腻腻的饼干味道!

-IRØNY-:

Noa二十岁之后的初设,画完觉得衣服太土决定重新画。后面的是Roselen,一年多前的第一个娃,当时的名字叫狗蛋

-IRØNY-:

晚上画小饼干,好饿.....
小樱花太可爱啦T T

我和泥

💝

-IRØNY-:

想哭....一是京写的感动到了,二是国外真的没有好吃的麦辣鸡翅吗??()


没事我在外面下午放学蛮早的🍡🍡京哥莫难过呀,我要带着你的信过去!


毛某某:



















我和泥是好朋友,很好很好的朋友,至少我这边这么认为的。


上个六一她给我送了熊壮士过来,我就真的天天抱着睡觉。我给她的球球的口罩,不知道她会不会也经常戴。


泥泥要走,去很远很远的地方,在国外,隔了几千几万公里。我其实很舍不得她,那里有时差,有一堆语言不通的家伙,没有我们的芋圆和麦辣鸡翅,但决定好的事情我就不能叫她回头,我叫她勇敢。她七月一号就会离开,我六月底却要学考,我们谈话的时间越来越少,越来越少,更多的时候是匆匆聊两句,就擦肩而过,奔向各自的征途。


去了之后会怎么样呢,我升上高二,天天在题海和铅灰里挥汗;泥泥则在加拿大,和一群我不知道是谁的老外一起上学。连打电话都变得奢侈,因为按时差来算我打电话的时候她大概在上课。


我没什么亲近的人,而人一生之所以能活得有实感,多半是靠着别人来证明他脚下的实感。她走了,我没话讲,没人找,就像吊在了空中。就像撒野唱的,一脚踏空,世界空荡荡。




但是没事的,我知道我们是好朋友,过去,现在,以后,都会是。是会相互怀念的朋友。


像她那样认真的人,像她那样优秀的人,像她那样坚强的人,才就应该勇敢去闯啊。


我给她写了好多信,但是没有一篇专门是认真为她写的文章。今天我在这里写,我怕以后没时间。


朋友你不要怕,大踏步向前走,千山万水皆会好运。


我永远在你身后。




 @泥豹豹 








*・゜゚・*:



-IRØNY-:

第一张是Noa,第二张是自己做的橙子冻

自家相关我都转到这边来好了,刷频抱歉

-IRØNY-:

好久没用马克笔了,手生呀

感冒好点了

Freo

翅膀是耳朵的混血小朋友,sparrowine的弟弟,以后还会补充设定哒

是很喜欢的设定了在这里还要悄悄谢一下出这个设的老师